<nobr id="zfzbx"><td id="zfzbx"><table id="zfzbx"></table></td></nobr>

  • <output id="zfzbx"><ruby id="zfzbx"></ruby></output>
    <td id="zfzbx"></td>

          新聞資訊

          醫養結合試點遇“資源尷尬”

          信息來源:發布時間:2018-09-25【字體:
              醫養結合產業的發展面臨高投入、低收益的現狀,且政策統籌缺乏合力,社會資本參與的積極性有待激發。
              隨著我國老齡化加速,醫養結合正成為全民養老的新選擇。醫養結合整合了醫療、康復和養老多方資源,實現了養老模式的新突破,但《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我國第一批國家級醫養結合試點單位蘭州、慶陽調研發現,一些醫養結合機構一床難求,醫養分離,難以滿足托養老人的需求;而醫養結合產業的發展面臨高投入、低收益的現狀,且政策統籌缺乏合力,社會資本參與的積極性有待激發。
              現象:僧多粥少
              甘肅蘭州等地醫養結合探索初見成效,但面對日趨旺盛的需求,醫養結合機構面臨床位少、護工少、機構少的緊缺局面,并存在醫養分離的現狀。
              一是公辦醫養結合機構一床難求。甘肅省蘭州市康樂醫院是蘭州市唯一一家公辦雙資質醫養結合機構,這里生活著130位老人。記者采訪發現,由于是公辦醫養結合機構,這里費用平價,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居多,由于床位緊缺,一些老人只能“拼房”住在4人間,而有入住意愿的,排隊需要半年之久。康樂醫院院長趙彬說,大部分人都在這里養老送終,無法預期出院時間,在醫院難以擴容的情況下,床位周轉慢,一床難求成為常態。
              二是養老護理員待遇少、社會認可度低,護理員普遍招聘難。康樂醫院護理部主任董紅表示,一批高齡護理員即將退休,醫院又招聘不到年輕的護理員。“老人需要1對1專人護理,但醫院護理員太少,1位養老護理員通常需要照顧8位老人。”董紅介紹,養老護理員負責幫老人打飯、洗澡、洗衣服、打掃衛生等日常生活照料,目前醫院的服務難以充分滿足老人們的需求。趙彬說,工作強度大、待遇少和社會認可度低等原因,使養老護理員出現明顯的短缺。
              三是機構存量不足,醫養分離難持續。甘肅省醫養結合促進委員會會長魯麗萍說,自2015年試點至今,蘭州共有4家醫養結合機構,其中僅康樂醫院建立了老年人醫療、養老互相轉接的運行機制,集醫療、康復、護理、健康教育、托養五位一體,成為全市唯一一家兼備醫療衛生和養老服務資質功能的醫養結合服務機構。
              記者在蘭州、慶陽走訪發現,有的養老機構內設醫務室,有的公立醫院設置了老年病科。由于缺乏專業的全科老年大夫,養老院醫療水平偏低,醫務室設備有限,只能提供日間照料,大多以“養”為主,難以滿足老人醫療需求。當老人生病時,都轉向就近的醫院救治,這種“醫養分離”狀況還無法滿足長期護理和醫療護理的要求。
              根源:供求矛盾
              業內人士分析,目前老齡化形勢嚴峻,但西部地區經濟欠發達,試點效果相對于東中部區域明顯滯后,推進醫養結合存在自身特殊的困難和障礙。
              第一,各部門政策統籌缺乏合力。蘭州市衛計委醫政處處長謝宏林說,醫養結合涉及民政、殘聯、老齡辦、人社、衛計多個部門,政策往往難統籌,無法將資金高效地投入到醫養結合機構的建設中。甘肅省醫養結合促進委員會主任魯麗萍說,政府雖然出臺了一系列促進醫養結合養老服務發展的政策,但呈現碎片化的特點,沒有很好地發揮政策間的協同作用。
              第二,社會投資潛力難釋放。謝宏林說,蘭州重點扶持了幾家醫院發展醫養結合產業,但從發展現狀來看,積極性不高。主要原因在于民營醫院醫療資源有限,對一些老年病診療缺乏有效手段;二是養老事業是公益性的微利行業,投入成本大,加上政府補貼政策不完善,社會資本參與的積極性仍待釋放。
              第三,養老保障機制不健全。趙彬說,托養老人入住醫養結合機構,可以享受完善的醫保和大病保險等政策,但在“養”方面的支出壓力很大。除了特殊群體由政府兜底,大部分托養老人需要自費,在甘肅公辦醫養結合機構如此奇缺的情況下,民營機構收費門檻高,老人養老部分開支每月可達1萬元,嚴重超出了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致使老人在公辦機構住不下,去私營機構又住不起。
              出路:資源整合
              業內人士建議,下一步政府應加大財政投入,實現醫療資源與養老資源的互通,積極推進醫養結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首先,多部門共同參與,統籌協調區域內養老醫療資源。醫養結合的發展,讓西部地區醫療機構擔心有限的醫療資源被瓜分。魯麗萍建議,鼓勵“吃不飽”的基層醫療機構就近和養老機構、日間照料中心等“結對子”兜底,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率。政府應發揮主導作用,對醫養結合養老機構實施衛生準入、民政扶持、醫保定點等扶持政策,各部門明確職責,由衛生部門批準醫養結合的養老機構成為有醫療資質的機構,由民政部門確認其非營利性并納入醫保。
              其次,多渠道加強養老醫護人才供給儲備。謝宏林建議,統一衛生、民政部門的培訓政策和標準,對完成課時、達到培訓考核標準的醫護人員、護理員可統一發放資質,以擴大全市醫養結合服務人才隊伍。目前,蘭州市正在探索將老年醫學、康復醫學人才作為緊缺人才納入人才培訓規劃,并對托養老人及患者實行醫生、護士、護理員24小時專職三級服務,實行醫養結合分類服務,效果初顯。
              最后,積極推進公建民營醫養結合機構,以優惠政策鼓勵社會資本投入。同時普及推廣長期照護險,省級層面將老年長期照護保險納入城鄉居民醫保支付項目,投資健康養老事業,加大對健康養老事業的支撐。
          分享到:

          聯系我們|集團郵箱|網站地圖|下載中心|隱私條款

          版權所有@2012年 華潤醫藥商業集團 京ICP備05012595號 證書編號:(京)-非經營性-2013-0025

          利潤中心:

          广西快三103
          <nobr id="zfzbx"><td id="zfzbx"><table id="zfzbx"></table></td></nobr>

        1. <output id="zfzbx"><ruby id="zfzbx"></ruby></output>
          <td id="zfzbx"></td>
                <nobr id="zfzbx"><td id="zfzbx"><table id="zfzbx"></table></td></nobr>

              1. <output id="zfzbx"><ruby id="zfzbx"></ruby></output>
                <td id="zfzbx"></td>